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贾跃亭3年质押股权30次乐视缺血子公司救

2018-10-13 04:51:38

乐视的欠款风波从未间断。

乐视手机作为乐视资金危局“导火索”和“重灾区”,可谓是问题重重。但是,乐视手机仅仅是乐视生态中的一个棋子,一棋害死全盘棋的例子在乐视的身上不断上演。

乐视移动引发的又一次危机

6月初,有消息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的乐视大厦门前又聚集了很多讨债的供应商,而这次的目标正是乐视手机。

据悉,6月1日中午,十余位供应商在乐视大厅席地而坐,并不时高喊:“欠债还钱”。

6月5日,又有50余家供应商聚集在乐视大厦外,向乐视移动讨要拖欠了半年多的费用。

据悉,乐视移动拖欠这50余家供应商的款项累计达七八千万。谈判进行了一上午,乐视移动给出的答复是“款项将会在2018年3月还清”。

由于不满乐视回应,6月6日上午,仍有大批供应商身上贴着“乐视还钱”的字条前来要债。

而网上流传的一份《乐视移动趋区域25家提供商计提催款函》,本次前来讨债的主要是为乐视手机做促销活动的广告公司和为乐视手机做线下店建设的装修公司。催款函显示,乐视移动对这些供应商共有4654万元未结款,其中较高的未结款余额达583万元。

有供应商表示,其从去年10月开始就找乐视手机要债,可钱还是没要来。一位活动执行和店面装修服务提供商称,这已经是他第六次来到北京催款了。“我们公司在五六线城市,被乐视手机欠款100多万,你说怎么生存?”

昨日下午,A股上市公司明家联合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北京金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及控股孙公司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近日因广告合同纠纷起诉乐视网及多家乐视系公司合计拖欠广告款超6000万元。

拖延已成乐视一贯做法

从去年10月开始,乐视以“公司内部流程调整”为由拖延款项支付时间,直至11月,一则“乐视欠供应商款项”的消息不胫而走,暴露出乐视手机的资金问题。

直至此时,很多供应商才明白,乐视已经没钱了。

自此,乐视手机成为了乐视本轮庞大资金危局的导火索。5月21日,贾跃亭针对裁员事件举行了媒体沟通会,还特别提及:“乐视裁员主要集中在非上市体系,乐视手机资金不足是教训”。

虽然在危机爆发后不久,乐视贾跃亭发内部信坦承公司存在资金问题,并承诺在3-4个月内解决这个问题。但不料此事日益发酵,逐渐到了不可控的地步,甚至引发了多米诺效应。

除了屡次传出乐视融资难,甚至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包括乐视手机在内的各个子生态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纷纷陷入了长期的资金困局。

缺钱牵连众多业务

距离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已时过半月,同时,这距其开出的“处方”也已时过半月。

但是,他开出的“处方”却依然无效,还是导致了大批讨债者的上门。而此前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体育、乐视美国分公司等多个乐视系公司,以及乐视入股的酷派、易到等都被爆出大裁员。

头条1.jpg

“生态化反”即通过“内容+终端+应用”打通7个并不相关垂直业务,然后通过整合让各个垂直业务相互发生“化学反应”,终形成乐视独有的“生态圈”。

但是,就目前而言,在这7大生态中,已有一半生态区“沦陷”,涵盖手机生态、内容生态、体育生态、汽车生态这4大生态。

对于其生态中的导火索,乐视移动来说,似乎已到了被催债方逼到悬崖的感觉。

之前,面板供应商信利电子、组装供应仁宝电脑、电线模组供应商硕贝德,都拿到了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的股份。乐视给出的承诺是,在2019年12月31日前,将乐视致新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并向证监会申报。

因为资金问题,乐视的一些新品也未能如期发布,就这样,乐视手机的正常市场节奏被打乱。这让乐视手机错失了许多机会。

据赛诺公布的2017年一月份手机销售数据来看,2016末还是前十榜单成员的乐视手机,但今年一月份出货量仅为21万台,同比大跌42.4%,销售额跌幅也高达46.1%。

成也汽车,败也汽车

2014年,网约车市场开始受到资本青睐关注,资本的注入使得滴滴、Uber迅速崛起。在漫天的补贴之下,易到坚持绝不补贴一分钱。

就这样,易到原本的用户开始转投滴滴、Uber。2015年10月,易到日订单量持续低迷,萎缩到只有不到2万单,而当时,滴滴日订单量已超过700万。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易到要死之时,乐视出现了。

2015年10月,乐视雪中送炭,以7亿美元收购了易到70%的股权,乐视控股成为了易到的控股股东。

而后的易到在乐视的掌控之下,也开始玩起了疯狂补贴,发起了一场延续数月的“充一百返一百”的营销活动,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买账,易到也重新走回了网约车资本竞备的快车道上。

直至2016年底,易到被曝出司机提现困难、用户打车难、拖欠供应商货款等问题。加之此时,乐视在其他方面产生的负面更加重了业界对于易到的质疑。

今年4月17日,周航打破了以往的沉默,郑重地发了一则声明,而这篇声明中关乎易到,同时也关乎乐视。“据我所知,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同时,在声明中,周航说,希望乐视和贾跃亭先生,能够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而针对周航发表的这篇声明,易到用车官方和乐视官方均在4月17日晚间进行了说明。乐视控股随即发文反击。

而近期,又有消息人士称,易到副总裁葛琳已离职易到,蓝鲸TMT就此询问易到方面,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任何回应。

今日,贾跃亭宣布将出任乐视全球汽车生态董事长一职。乐视汽车生态主要包括乐视控股旗下的乐视汽车(Lesee)、易到以及从事汽车共享的零派乐享等业务,而乐视汽车生态董事长一职曾长期空缺。

此外,在FaradayFuture(简称FF)方面,贾跃亭近期或将出任FF全球董事长。

这一系列动作意味着,贾跃亭接下来将把绝大部分精力都会投入到造车这一饱受争议的冒险当中。

今年5月,贾跃亭已经将上市公司乐视网总经理之职交给乐视电视负责人梁军,自己仅担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

同时,有消息称,贾跃亭已出售了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的股份,他所持的商业地产项目“世茂工三”也在寻找买家之中。对于出让“世茂工三”资产来发展汽车业务,也不足为奇。

打造生态之前要有好产品

乐视的每个投资,每个收购,都显得野心十足。除了视频领域,乐视所布局的电视、手机、汽车、金融等领域,都已有庞大巨头与此竞争,而乐视在这些领域的布局显得仓促而混乱。

一家公司的立足之本是拥有一个好产品,其次是拥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我们不否认乐视的商业模式,做生态是正确的选择,但它的前提是要有一个的产品。产品好比宇宙中的太阳,而生态好比宇宙中所有的星球。

大步扩展业务,带来的就是失去竞争力,PPT虽可引来投资者和用户,但没有产品作为支撑,再好看的PPT也只能无济于事。

因此,乐视这样所做,它搭建的“生态”只有框架,而没有任何实质内容。虚假生态下的“生态化反”,也就变成了非上市业务与上市业务疯狂的关联交易。

乐视网“缺血”,子公司来救

虽然,乐视在外界饱受各种声音的评价,但在其内部,可谓精通各项“技能”。为何这么说,源来乐视即便在亏损之下,仍能保住上市公司盈利,使得其股票不被退市。

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就这样被乐视以现实版演绎着。

但是,乐视核心的要害就是他的上市公司——乐视网。因为上市公司屹立不倒,则意味着乐视还有盈利增长空间,能够维持自身运转。一旦乐视网倒掉,那么一切都将一无所有。可以这么比喻他们之间的关系,乐视的其他细分业务是树枝,而乐视网则是树干。

因此,子公司成为了母公司乐视网的“血库”,当母公司危在旦夕之际,紧急为其输血,子公司终成为“垫背者”。

目前。乐视网的资金压力依然很大,其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所持乐视网的股票质押比例达到97.2%,共持有乐视网5.12亿股,占比25.67%。而在2016年年末,贾跃亭才质押了6.14亿股,占总持股数6.83亿股的89.9%。

股票质押通常是上市公司股东融资的手段之一,质押股份越高说明资金短缺越严重。贾跃亭股票质押率已达到顶峰,说明乐视的资金已严重紧缺。

头条2.jpg

据统计,过去的三年里,贾跃亭和贾跃芳质押股权达三十多次。而经过梳理发现,贾跃亭质押的一半以上都是质押率较低的锁定股。

由于流通股的股价浮动,资金方控制风险的办法是,根据一定的履约保障比对股价设定预警和止损线。同时,贾跃亭并非一次全部将质押,说明其还有一定的补仓空间,尚有回旋余地。

对于乐视的非上市体系,诸如乐视体育、易到等,孙宏斌秉持的原则是“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在孙宏斌看来,将来乐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乐视汽车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在发布会上,贾跃亭宣布,未来乐视只有两个生态体系——上市公司体系、汽车体系,而其他业务都会合并到上市公司。

贾跃亭表示,上市公司和汽车资金从来没有有过关联,仅其个人资金有。他表示,上市公司的资金是完全封闭的,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有一些关联交易,去年大概100多亿。

如今,或许只有乐视的新金主融创对乐视的顽疾为清楚。也或许是孙宏斌看出了乐视的症结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在其入资乐视后要推动乐视将上市业务与非上市业务逐渐区分隔离,使乐视逐渐“去生态化”。同时,贾跃亭也宣布乐视考虑放弃非上市业务子公司的控股权。

贾跃亭去任、乐视去生态化、隔离上市业务与非上市业务,这些或许都是孙宏斌的主意,让乐视重回正轨专注做产品才是他正想要的。

检漏荧光粉
奥林名城效果图-钦州
菌剂图片
检车锤
奥林名城基本信息
大连各种聚会
检验
奥林名城样板间-钦州
派对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